NEWS 2019-12-19 回首页

剪掉的花椒枝 ,成了这个异乡客的“摇钱树”

“说起活性炭,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就是除甲醛的碳包。其实我们每天的生活都离不开活性炭。从白糖、味精、白酒,到矿泉水、药丸,甚至挡风玻璃,都离不开活性炭”。

 

一聊起活性炭,刘必衍的话匣子就打开了,这是他奋斗了近十年的环保事业。

 

作为重庆霏洋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出生在厦门的刘必衍,从小喜欢看企业家的故事,福建人“爱拼才会赢”的拼劲刻进了他的基因。

出发:开家乡独闯重庆

 

 

 

少年时代的刘必衍读过一篇文章,里面讲70%的福布斯富豪有一个相似经历,都在青年时代选择离开故乡,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创业。这篇文章深深影响了刘必衍,可以说改变了他的命运。

 

离开家容易,可是,去哪里呢?摆在刘必衍面前的,是一道迷茫的人生选择题。

 

一次偶然的出差,让刘必衍对重庆这座城市一见钟情。他认识到,东部虽然更发达,但是中国未来的发展潜力在西部。

 

 

在刘必衍看来,重庆作为西部唯一的直辖市,军工、汽车等工业基础好,城市的发展后劲必然和工业有关。加上重庆独特的交通区位,是进入四川盆地的关隘,商贸发达,有天然的流通渠道。除去这些理性的考量因素,重庆这座山水之城立体交错的美感,也是感性的加分项。

 

经过一番认真思考,2003年3月3日,刘必衍独自一人离开厦门,来到重庆创业。之后每一年的这一天,他都会庆祝一下自己的创业“生日”,还特意把“3”作为幸运数字,用在车牌号上。

起家:15年白手拼上新三板

 

刘必衍说自己有很重的“南岸情结”,家和公司都安在了重庆南岸区,十几年未曾改变。因为南岸,是他只身来到重庆的第一站。金台大厦一晚上20块钱的地下洗脚城,拆迁的上海城,是他最初的落脚点。

 

刚到重庆不久,发达沿海城市的出身,让刘必衍多少有些“优越感”,但这很快就被找不到理想工作的现实打击得支离破碎。

 

“不行你就回来吧”,这句亲朋好友的安慰,让他心酸不已。

 

“打道回府,这辈子就这样了,平淡无奇的活着,30岁就开始养老,那不是我要的生活”。刘必衍选择留下,坚持到底。

 

 

中原地产策划经理,是刘必衍在重庆最初的三年的工作。满重庆踩盘,让他沉下心来,深刻理解了这座城市。丰厚的薪酬,也让他赚足了创业的第一桶金。同事们纷纷拿钱买房结婚,而他选择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走实业之路改变命运。

 

2011年,刘必衍看中了环保这个朝阳产业,接手了重庆江津区一家酒用活性炭公司。他怀着一种家国天下的情怀,认为环保行业一定可以做的更大更久,国家出台的一系列政策也进一步印证了他的判断。

 

那时,他就暗暗给自己抛下一个人生的锚:现在到未来,到退休,这一生只做环保的事情。

 

研究生学经管的刘必衍,曾经是个喜欢办杂志的文艺男青年。自从进入了环保行业,他越来越像个科技宅男,天天翻资料,听网课,拜访行业专家,聘请中科院院士,创省级的企业技术中心,建博士后工作站,专利技术证书挂满一整面墙,目前是国内唯一同时拥有院士专家工作站和博士后工作站的活性炭企业。

 

 

“科技创新让世界更美好。全世界的优秀公司都是靠牛的技术,创造福祉。我每年投资300万从事研发,用这些成果来拓展市场”。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刘必衍的目标是“要和行业最牛的人一起玩”。

 

重庆霏洋环保迅速在技术上实现了突破,公司参与制订了《食品添加剂植物活性炭》《室内空气净化活性炭》等两项国家标准,参与了《颗粒活性炭吸附-氮气脱附溶剂回收装置技术要求》、《颗粒活性炭吸附-蒸汽脱附溶剂回收装置技术要求》两项全国团体标准的起草和制定;拥有包括4项发明专利在内的20项专利技术,其酒用活性炭、食用油用活性炭,均占到了全国同类产品七成以上市场份额。

 

2018年,刘必衍带领公司走向了资本市场,霏洋环保在新三板挂牌上市,着力从单一的环保材料公司,向生物质能源、医药板块、综合环境治理领域转型。

进阶:“怀抱”花椒枝上央视

 

 

青花椒,是重庆江津的农业名片。刺多,是种植青花椒的痛点,需要经常修剪,废枝桠既占用耕地,焚烧又污染环境,时间久了还成为森林火灾隐患。

 

刘必衍的工厂就设在江津,一次下乡扶贫的活动,让他打起了青花椒废枝桠的主意。传统的活性炭原料是木屑、果壳、椰壳等天然生物质,花椒枝条和柑橘枝条能否变成活性炭呢?院士科研团队给他的答案是:可以!

 

“江津有50万亩花椒基地,每年剪掉废弃的枝条20万吨,可生产出2万吨活性炭成品。按每吨1.5万元计算,就能新增3亿元产值”,让刘必衍更兴奋的是,这个全新的商业模式,既有市场效益,又有社会效益,不但治理了污染,还能让农民在家门口就有钱赚,解决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的难题。

 

 

2019年3月,刘必衍带着这个变废为宝、振兴乡村的创意,站上了中央电视台《创业英雄汇》的舞台。

 

“节目播出那天晚上,河南某个县的发改委主任深夜给我打电话,邀请我去他们县回收花椒废料;福建一家上市的活性炭企业,股票从十几块涨到三十几块”。

 

刘必衍说,“不是说我有多高尚,在电视上装情怀。我认为,高大上的理想不是虚无的,要可执行下去才有意义。振兴乡村,要靠工业。我们不仅不制造污染,还能解决污染,是建设美丽乡村最需要的”,刘必衍说,“很多农业项目,是赚农民的钱,我是帮农民赚钱的,而且上班时间很灵活,农忙之后再来上班,先照顾好老人孩子”。

 

最近,刘必衍又在和林业局一起研究“松树癌症”,把病了的松木加工成活性炭,避免因焚烧而污染环境,还能为工业园区、家庭供热供能,为当地提供了60多个就业机会,带动近400人靠农林废弃物收集就业。

 

下一步,刘必衍在琢磨活性炭的循环经济,实现零污染,零排放,全价值,让活性炭本身可再生,填补西南地区行业空白。

梦想:走出实业的沙漠 

 

 

“首席奋斗者”,是刘必衍名片上的公司title,也是他的人生信条。“刘总经常加班到一两点,凌晨发邮件是常事,节假日公司加班看门的常常也是他”,员工也把老板看作奋斗的表率。

 

“做实业,就像走在沙漠里,很枯燥。大家都想赚快钱,觉得干企业还不如买房。可是国家民族,长期发展,要靠实业,不是靠虚的。我这个人天赋一般,我希望自己能踏实的做久一点。好企业,要看能做多久,而不是一时行不行”。

 

刘必衍2014年挑战自己走了一次戈壁,三天半要走完120公里。“天不亮就出发,每天我都是最后一个回到营地,队员调侃我是戈壁之尾,所有人都认为我不会走完全程”,刘必衍说,创业和走戈壁很像,茫茫戈壁,除了方向是确定的,其他一切都是未知数。但是,只要方向不变,目标明确,坚持总会走到终点。

 

后来,刘必衍不但走完了全程,还在结束的晚会上做了演讲,题目是“给梦想一点时间,去挑战一下未知的世界”。他的梦想是,将来有一天去讲TED。80岁走T台的王德顺,回收火箭的马斯克都是刘必衍的偶像。

 

刘必衍说,他希望自己的一生,尽可能“过得精彩一点,有想象力一点”。


转载自“界面重庆”

文/刘金阳 编辑/张力